我对电子阅读越来越能接受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正在得到并且会继续得到电子阅读带给我的好处。

在我还没能被卷入其中的中学时代,电子阅读于我是有点神奇的存在。一个一无所知的人总是好奇的,我惊叹于一个小小的设备竟开始承载纸张的功能,让文字触手可及。那时我读过的两本所谓“网络小说”是在从同学借的 MP4 上进行的,一本是《斗破苍穹》,读到萧炎赴与纳兰嫣然的三年之约便弃读;另一本是《噬人公寓》和《荒宅迷兆》的一个系列,算得上鬼故事,吓死个人,但前前后后其实讲的是一个缺爱的故事。读电子书在学生中间是件普通的事,大部分人用的是 MP4 和手机,也有少数用 MP3 的,只是大抵读的是网络文学,真正的出版书籍很少见。后来发现我的历史老师有被称为“电纸书”的 Kindle,在去往某夏令营的火车上用他的 Kindle 读一本考古相关的书,体验了一把。

也许在当前的教育中我们是被一类讨论给影响了的。这类讨论可能出现在语文课上的一场讨论或作文练习(我们的语文课所承担的功能相当丰富),话题被引到纸质书和电子书的比较上,于是一场争锋出现。结果是,纸质书被抬到很高的地位,电子阅读的弱点则被一一指出。这里面的原因很多,包括:旧式语文思维习惯的隐性引导、纸质书目前在实质意义上仍是阅读的主流、电子阅读的存在范围和深度不够以致用户不足、主流媒体和有影响力的人更注重对传统型阅读的宣传,当然还包括拥护纸质书的发言者的言辞显得更为动人(想想你的那些在文章中把纸质阅读描述的细腻入微优越感爆表的同学吧)。

我自己也是对纸质阅读极为推崇的,看的 80、90% 的书都是纸质书,也喜欢纸质书的质感,但我并不认为对电子阅读的肆意指摘是公平的。电子阅读和纸质阅读长期被人为割裂了,对电子阅读的刻板印象是阅读三流的奇幻和言情等类型的网络小说,而纸质阅读则被认为是文学、历史、哲学等古典学科的标准姿势。但这不是事实,当代学科体系的发展可能超过了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想象,简单的二分法无法将我们获取信息和知识的途径概括出来。我听过的一门选修课的老师研究领域是历史地理学,诚然,他有很多纸质的地图和书籍,他常把他的书带给我们翻看,而同时,他也有很多电子化的书籍和地图收藏,他对台北故宫博物院等机构的电子化图书服务也极感兴趣,那些他难以获得的古籍通过电子化的方式被他所间接拥有,并且这些已经是他的历史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不是不清楚如今正在发生什么,我们很清楚数字化和电子化,我们也受益于文献检索、电子书分发等电子化服务,只是我们注意的聚焦还不太够,我们利用的幅度还不太够。

也许我们对电子阅读的理解是不同的。以至于有的人就算接受和支持微信阅读、“朋友圈阅读”、微博阅读,也对一般意义上更为朴实的电子阅读不太感冒。这里我所指的电子阅读,指的是:在特定的平台上(计算机、PDA、智能手机、专门阅读器等)、借助一定的软件工具、以阅读各种电子格式(PDF、EPUB、MOBI、HTML、图片等)的成篇文章或成本书籍的阅读形式。

也算读过一些电子书,尤其大学以来。成本的书包括:《动机与人格》《反欺骗的艺术》《异类》《桃花扇》《西厢记》《明朝那些事儿》《浅薄》《笑傲江湖》《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上海堡垒》《三体》《把时间当作朋友》《花千骨》······有小说有专著,有技术有文学,有古典有现代,类型比较多,有的后来买了纸质书。在博客文章上,自己收录的纯粹的博客网站有几十几百个,有不少是技术博客,这些博主们保持着写博客文章的习惯真是难得,因为收藏网站太多现在大都通过 RSS 订阅获得更新,其中一个我不太方便透露名字的博主对我的电子阅读的看法有比较大的影响。一开始真的是觉得挺累的,因为我太穷买不起 Kindle 或平板,所以我只好通过手机和电脑来读。想看的书不想买或买不起怎么办?看电子书。一个人吃饭没人讲话怎么办?看电子书?想随时能看一本书怎么办?看电子书。床上不想睡脑子哄哄地转怎么办?还是可以看电子书。慢慢地对电子书进行探索,逐渐对电子书形成一定认识。

电子书的好处是容易发现的:易获取、价格低、时空依赖小、便于存储、便于传播和交流等等。电子阅读的不足也是为很多人所熟知的:阅读注意力分散、阅读体验不佳、理解效果差、对眼睛的伤害、版权保护问题等。那么在进行电子阅读的时候,要学会的是趋利避害,我的总的观点是,电子阅读带来的好处并不比它的坏处少。要最大化电子阅读的好处,最重要的是把对阅读形式的执着放到对阅读内容的关注上来。读一本厚厚的充满狡辩自说自话的“成功学圣经”和趴在电脑前看一个见解独到的博客的所有文章究竟哪一个更有意义呢?抓起一本书然后就开始玩手机和拿起手机打开一本 EPUB 书籍时而搜索自己不了解的事件和名词究竟哪一个是真正在阅读呢?一本书草草翻过和在电子书上做标记相比哪一个是你所认同的呢?我觉得你比我更清楚选择。

电子书有一些纸质书难以超越的优点(但并不是说反过来就不成立)。比如价格。你可以从网络上找到很多有一定读者群的已出版书籍,这时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或许我会被认为缺乏版权意识,但我相信互联网的精神从来都是自由和开放,固然有著者版权遭到侵害,但公共版权被用于牟利甚至阻碍知识传播也是常有,如土木坛子曾撰文写自己因为版权原因无法获得自己在大学期间写的论文,那么那些学术论文的版权究竟归谁又应该归谁呢?版权和商业的杂糅似乎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那么,作为一个卑微的我,还有我们,无论在怎样的社会环境和版权环境中,是否可以考虑寻求最有益于自我进步和文明传播的途径呢?我无意反对版权制度,没有版权制度我们都不会活得很好,但大量的购书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担的(比如中学时我就经常傻傻地买书然后没钱吃饭),尤其是技术类、古籍类和专著类等书籍(否则美国的书也不会被全世界盗版)。有资本付的时候支持一下,没钱的时候还是小小的邪恶一下吧。要是像游戏《This War of Mine》一样既给没有足够能力付费的人玩,又能获得大批付费的人的心那就最好不过了。

又比如交流。你很容易参阅你读过的内容,你做的记号很容易导出到笔记类应用回头再看,要告诉一个人一本书的内容是什么可以直接丢一个文件,其他人做的读书分享你可以轻易查看它谈到的内容。

电子书的不足我们可以想办法弥补。如果你觉得阅读博客太累,你是否尝试着去了解 RSS 是什么?如果你说 PDF 书籍看着闹心,你是否尝试换成 EPUB 或者 MOBI 格式?如果你说手机伤眼,你是否愿意买一个大屏的平板或者 Kindle 电纸书?如果你说读不下去,你是否反问过自己究竟为什么而读?用过 Calibre 之类的工具处理过电子书吗,用它全屏读过有目录的电子书吗?用过多看吗,是不是让你的移动阅读舒服不少呢?

电子化的阅读需要电子化的思维方式。怎样获得高质量的电子书?电子书都存放在哪里,硬盘、云盘?怎样分类和建立目录?有哪些读书相关的网络社区?怎样管理读书笔记?怎样建立知识结构?有太多的东西等着我们去探索,而这些探索将使我们收益。

如果你对这些并没有兴趣,也没有关系,可以只看纸质书而不看电子书的大有人在,但只看电子书却从不看纸质书的阅读者几乎不存在。手段很重要,但不是全部。
没有人去强求读纸质书的人非要转而读电子书,就像没有办法让一个没法读书的人读书一样。并没有号召大家去看电子书。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话,发现一个新世界也说不定呢。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