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装着两个女子
一个将去未去
一个欲来未来

我不敢承认
我念着你们
却不够深

你不会知道
需要多少灰尘
才能掩住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心意
我相信他们的都是深情
唯独不相信自己的

窗扉紧掩
你路过时往里瞥了一眼
你一声惊呼
里头也一声惊呼
瞧,我准备好了镰子
待你收割我的生命
这个人的身上满是光辉
太阳或许耀眼
而我心有明月

一场表演结束
一片掌声响起
然而我迟钝
吝于双手相击的声音
你不会明白为什么人会爱鼓掌
就像不会明白为什么那一刻我有一丝慌张
我们抓不住那一刻的
是那一刻抓住了我们

感性生物在每一刻都可能
领悟无数的诗意
这诗意里有风雨飘摇的道理
这道理
我随时可能忘记
我只是想走过这里
不想把脚印留下

这漫山的花多么无助
她们只是想睁开朦胧的眼
却引来万众瞩目
于是诉诸纸上
这样,写着文字的人
可以在文字间耍流氓
那里有悲伤,讽刺,和奢望
“多么富有诗意啊”
“谁说不是呢”

那是一个无情的人
没有那么容易说出爱
那是一个无情的人
也没有那么容易去恨
在不爱不恨之间
是那一刻抓住了我们
而我们抓不住那一刻

6.28

(由散乱稿子拼接润色而成,自以为大受余秀华诗歌意境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