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奇异人生》(Life is Strange)的评论。

一次面试的时候,面试官突然问我:如果你有魔法,你想做什么?我有点懵,没想到会被问这个问题。略作思考,我说想有超能力。我说我几乎抵挡不住让自己有超能力的想法,只要提高了自己的能力,其他的不在话下。

本作的主人公就是有了超能力。高中课堂的课间,在卫生间目睹曾经的好友被枪杀,偶然发现自己具有使时间倒流的能力,救下了 Chloe。于是,Max 开始不断运用超能力重新做出生活中的选择。课堂提问答不上来,就先找好答案,再倒回去重新回答;和同学讲话碰壁,就翻翻她的书包,多一些了解后再沟通;暴风雨里高空坠物把自己砸死了,时光倒流提前避开。不仅如此,我还尽量运用这一能力帮助身边任何可能需要帮助的人,帮助被戏弄的 Alisa 免于掉进水里被嘲笑,帮助好友 Chloe 不失去父亲,帮助彻底绝望的 Kate 重新建立对生活的信念。玩家的每一个选择都可能对后面的剧情产生影响,这也是本作的特色之一,这里的解释主要是蝴蝶效应和混沌理论。但我没能救下 Kate,冲向楼顶奋力劝说,她还是跳了下去,因为此前我忘了消除别人对她的侮辱。

故事发生在一所艺术学校,Max 的专业是摄影,所以其中有一些对艺术的讨论,比如自拍,比如对日常之美的捕捉。第四章结尾出人意料,让我不由大喊“变态吗?变态啊!”,完全没有想到 Max 心中男神一般的 Jefferson 会是一切悲剧的幕后黑手。Jefferson 不断提到“innocence”,一个已经背弃这一特质的人,却老是对你讲它的宝贵和美,还说这是他的艺术追求,难道不是可笑至极吗?当他把灌了药的人作为物件在地上摆造型时,其对生命的藐视和践踏,就决定了这必然不是艺术,能激起的必然不是美感。精心安排和没有悔意的恶行,只有像 Jefferson 这样精于世故的人能做到,其他人不过是孩子一般被玩弄于股掌之中,包括 Nathan。由此可以推想,现实中多少丑恶打着光明的旗号招摇过市。

第五章,在餐厅里,另一个 Max 说我自私,说我只是想变得更受欢迎。是的,我运用超能力努力和任何人做朋友,但我并非想讨好他们,让他们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只是我愿意这么做而已,世间已有太多恶意了,我不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所以,即使 Victoria 才刚刚捉弄我,我也不会用相同的方式反击她,将自己拉到同样的地步,而是仍然向她释放善意。当一个选择不够好时,我会努力倒退,利用附近的资源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法。不过,对于自己认同的价值,我也会作出坚定的选择,并承担相应的后果。

第五章最后一个两难选择我想了很久,最终艰难地牺牲了 Chloe,因为不想超能力的滥用导致整个 Arcadia Bay(阿卡迪亚是传说中古希腊的世外桃源)的灭顶之灾。(后来发现,一位 Youtuber @Nukemdukem 同样在这里想了好一会儿)我知道她无力改变昔日挚友被杀的事实,枪响的那一刻,Max 的身体和我同样一震,她的眼泪和我的眼泪一齐落下。

也许,Max 从来就没有使时光倒流的超能力,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女孩,内向、羞涩、孤单,真实的只是开头和结尾,只是死亡和葬礼,Max 刚见到昔日挚友就目睹了她的死亡,那时候,Chloe 最亲密的朋友 Rachel 已经失踪,她与父母的关系也很糟糕,还欠了 Frank 不少钱,她在困苦中意外死去。中间所有的奇迹和冒险,都是虚妄,是不可企及的欢乐和幸福。

音乐很好。第一章出教室门后制作商 logo 出现的那段,暴风雨中开车奔驰的那段,选择牺牲 Chloe 后的那段,都是有极强代入感的音乐片段。画面是艺术漫画风,虽然贴图并不细,但显得很精致。在时间的一次次倒流中,在不断闪回的暴风雨之夜中,在诸多小场景的沉思中,你将体会到《奇异人生》的独特魅力。

附录

云音乐原声音乐下的相关评论

@野兔菌 QAQ:《Santa Monica Dream》

我选择帮助爱丽丝,我选择救了凯特,我选择放弃威廉,我选择同情大卫,我选择救了维多利亚,我选择原谅内森,我选择抱抱沃伦,我选择帮助因为龙卷风受伤的每个人,但是我选择了小镇。我失去了你,克洛伊。

@小鸟游纪夫:《Spanish Sahara》

若牺牲小镇,会有多少人失去他们的克洛伊。

@2 次元寻梦者:《To All of You》

但是当“Don’t you forget me”和“Never”的对白响起,当 Max 捂着脸在厕所里流下眼泪,我才觉得 Max 最终得到了成长,这不足一周的故事有了真正的灵魂。最后看着人们汇聚在墓碑前,虽然曾经有过矛盾,经历、立场不一,但这一刻他们浑然一体……而另一个世界只剩下两个迷茫而无措的孩子,承受着负罪感。

上条评论回应 @魔界海军大将 Adraps:

谁规定了一个小镇的生命就一定比一个人的生命要重?当然是我了,因为决定权在我。别的世界线的我会说我无力掌控任何东西,她们错了。我选择 Chole。我不在意变成什么坏人。从我开始肆意操纵他人命运的时候起,我就已经是坏人了。

《非暴力沟通》:

给我启发的是像艾提•海勒申 (Etty Hillesum) 那样的人。即使被关押在德国人惨无人道的集中营,她依然一片柔情。在日记中,她写道:

“我不会轻易害怕。那不是我勇敢,而是我知道,他们也是人,我必须用心理解他们的行为。今天早上,那个性情粗暴的年轻盖世太保冲我吼叫,我没有生气,而是关心他。我想问:‘你的童年很不开心吗? 女友拋弃你了吗?’他看起来愁眉苦脸、躁动不安、阴沉而又虚弱。我当时就想帮助他。他那么痛苦,一旦为所欲为,是多么危险!”——艾提•海勒申:日记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