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梧桐

2010.10.24

甲流过去了,为什么人们都戴着口罩?

夏天过去了,为什么人们穿着单薄的衣服?

奔向月亮的孔明灯,摇曳着,

独享一捧跳跃的光和热,但是

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一排排的梧桐树,

和我一起出生的梧桐树,去哪里了呢?

阳光静静躺在树丫上,一只喜鹊

带来了飞翔的渴望,空气凝滞,

听夏天的飞鸟讲述湛蓝的大海,奔流不息,

敲碎阳光的烙印,记忆沉睡在烟尘里。

月光莅临,就在那儿,

冷风袭过的杨柳梢头,就在那儿,

秋阳碾碎的雨露的泪珠,就在那儿,挺立多少年的昏黄的路灯,就在那儿

蓝而黑的夜空,眼里闪烁着烟花绽放的欣喜

我的梧桐不在了,它在虚无的时空里

用生长

证明着独一无二的命运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