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对声音很有感觉。

从小听到诗歌的朗诵都很着迷,初中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把英语当歌听的,自然的各种声音都是一种宣言,大学以来因为条件具备听的音乐明显变多。

简单来说,聆听声音对我是一种有一点独特的存在。常常是,很难把自己的目光转向某个地方或人,但耳朵是能听到的。渐渐的,声音是某种标志。

声音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个人,因为声音更为直观地承载着语气、情感等人的要素。而作为信息渠道的声音,则是获取间接经验的手段。

对于播客而言,声音是一种在文字和图片之外有些突兀的存在,如今的播客是有些尴尬的。但我显然还有一些对于播客的需求。

先前是关注了一些国内的播客平台,这些平台不乏优质内容。后来关注了通用播客订阅工具,因为它们更为开放,更少因为莫名的原因更被限制传播,而自由对于信息传播是极其重要的。

工具的选择总不是那么容易的。很难找到完全符合自己想法的播客应用,每一种工具有其自身特点,这一应用有的某一好的特点另一应用常常是缺失的,恨不得最好能自己定制一个应用出来。因此,只能在其中选择较好的,或者说足够好的。

播客是什么

播客,是指一种在互联网上发布文件并允许用户订阅feed以自动接收新文件的方法,或用此方法来制作的电台节目。播客与其他音讯内容传送的区别在于其订阅模式,它使用RSS 2.0文件格式传送信息。该技术允许个人进行创建与发布,这种新的传播方式使得人人可以说出他们想说的话。订阅播客节目可以使用相应的播客软件。这种软件可以定期检查并下载新内容,并与用户的携带式音乐播放器同步内容。播客并不强求使用iPod或iTunes;任何数字音频播放器或拥有适当软件的计算机都可以播放播客节目。相同的技术亦可用来传送视讯文件,在2005年上半年,已经有一些播客软件可以像播放音频一样播放视频了。(维基百科

简单来说,播客是一种基于RSS订阅的互联网音频和视频(以音频为主)传播机制。它和RSS(简易信息聚合)博客订阅类似。它可以通过网页、桌面应用和手机App等多种方式进行使用。

播客的前身可以说是电台广播,这也是今天的很多播客平台叫做“××FM”的原因。如今的播客,内容涵盖新闻、脱口秀、音乐、美文、有声书等很多方面。

播客以声音为主要载体,比纯文字更为生动,也便于使用者随时收听,毕竟只需要两只耳朵罢了。播客也存在信息密度较低的特点,用户应酌情使用。一般而言,播客是较为轻松的,典型的收听环境包括睡前、乘车、排队、步行和运动。

通用型播客应用(安卓平台)

  • Cast Box:分类发现,无云同步,支持中文,有订阅列表但无分类,支持视频,OPML导入导出,运行速度快
  • Antenna Pod:开源,流媒体,支持中文,有分章节功能,OPML导入导出,比较流畅
  • Podcast O2:云同步(通过Google账户),流媒体,支持中文,有订阅列表但无分类,分类发现,连接较慢
  • Beyond Pod:订阅分类,流媒体,无云同步,易出现错误
  • gPodder:过于简单,功能少
  • Pocket Casts:云同步,只能下载后播放,付费,支持中文
  • Podcast Addict:有广告
  • Player FM:支持中文源,有广告
  • Podcast Republic:有广告
  • Double Twist:本地音频、视频、音乐电台、播客等的多功能管理
  • Podax:界面太丑

我对包括但不仅限以上应用进行了试用,然后从UI设计、订阅源广度(国内国外)、订阅源同步和管理、播放体验、流畅程度等进行了多方面比较,最后认为Cast Box和Antenna Pod的使用体验较为出色。

其他播客

国内的播客平台有:

  • 荔枝FM:较为文艺,用户主要是学生和其他年轻人
  • 喜马拉雅FM:有很多的传统电台节目,较为大众化
  • 蜻蜓FM:个人感觉和喜马拉雅类似

国内的这几个播客平台较为封闭,只能订阅有限的平台内产生的节目,受到的监管也多,这和上面的通用型播客应用是不同的。

目前我使用了荔枝FM,在上面制作了几期节目,播放量也有1000左右。

如果你对播客感兴趣,甚至喜欢播客,这些播客可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