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豆瓣的忠实用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豆瓣阅读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阅读记录平台。

在查看和分享读书评论之余,记录自己的阅读状态是其一大特色。目前,有三种阅读状态,分别是:想读、在读和读过。(在手机App端在读功能是缺失的,我曾向官方反馈界面陈述过这一问题,并得到了回应。)

在看一本书的阅读数据时,我不禁会关注三种状态的统计数字。我的直观感受是:很多书的想读和在读的数字都是一个比较大的数(相对读过而言)。为了进一步对这一问题有所了解,我对20本书的情况进行了统计,得到如下表格:

豆瓣读书小统计

注: (1)2016年3月7日数据; (2)抽取方式为从自己近来已阅读的数目中随机抽取,一些关注量较少的书适当跳过; (3)豆瓣中的书常有多个版本,此处以本人在豆瓣所记录的版本为准; (4)数据过于相似的书目予以剔除; (5)表中的“异常值”指《挪威的森林》.

从中至少可以得出以下结果:

  1. 被关注量较大的往往是较热门的虚构类作品(如上海堡垒、澜本嫁衣、西游日记、挪威的森林等)和一些经典实用类书籍(如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精华版、人性的弱点全集、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等),这说明大众的阅读选择相互影响的作用较大,具有较大的趋同性,而且实用主义导向明显;
  2. 一般意义上的纯文学作品和中国古代经典著作比较受冷落(如钟鼓楼和聊斋志异),
  3. 确有不少书目“想读”和“在读”的数量相当大,有些甚至远超“已读”,这一方面说明用户的潜在阅读较多,另一方面表明阅读的执行的欠缺(其中《挪威的森林》是个较特别的例子,“读过”与“在读”“想读”之比奇高,表格中已经用红色字体标出);
  4. 从20本书的总计数据看,“读过”的数量与“在读”“想读”之比还算可观,但去掉异常值之后,这一比值则显得不那么好看,这表明某些书的影响力很大,可能是因为豆瓣里文艺青年和伪文艺青年较多。

我无意做一个非常严谨的统计分析,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观察而已,权作抛砖引玉。

同时提醒自己:不要放弃思考。